erpsm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討論-第228章 碾壓閲讀-qs1ch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发现这里不知为何特别地吵,所以跑过来看一看,原来是绪方君你正在和别人战斗啊。幸好这周围没有食人鬼在游荡啊,否则你们这么大的声响,只怕会引来不少食人鬼啊。”
“切……来晚了吗……绪方老兄你都快打完了啊……”
随着这2道男声的落下,一高一矮两道身影自黑暗处步出,踏入火把的光亮所能照亮的地区。
囚犯们已基本被绪方给斩杀殆尽,他们手中的火把纷纷掉落在地面的各处,因此绪方和宗太郎的身周仍旧算得上是敞亮。
替嫁成妃:爱妃你别逃
这两道身影、以及刚才那2道刀光的主人,自然正是间宫与牧村。
至于松本则小心翼翼地紧跟在间宫和牧村的身后,接受着二人的庇护。
间宫看了一眼一地的死尸,以及正以一副难看的脸色看着他与牧村的宗太郎,然后以一副轻松的口吻朝绪方问道:
“绪方君,需要帮忙吗?”
“不需要。”不假思索地应了间宫这么一句后,绪方高高举起手中的打刀,朝下用力一甩,甩尽刀刃上所附着的血,然后缓步朝宗太郎走去。
“啧……”脸早就黑得跟块炭一样的宗太郎,攥紧了手中的胁差,岔开双腿,摆好了架势,“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不得不说的暗恋 为你蔷薇花开
摘心游戏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绪方用一副平静的口吻说道,“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恰巧出现在这里的浪人。”
说罢,绪方突然加速,一个箭步朝宗太郎冲去。
绪方将手中的打刀与胁差同时挥出,一长一短两道刀光朝宗太郎笼罩而来。
绪方的刀疾如迅雷,但宗太郎的反应还算不赖,能够勉强跟得上绪方的速度。
即使将手中的胁差举起,朝绪方的双刀迎去。
铛!
随着一道金铁相击的巨响落下,二人的刀重重相撞。
“唔……”宗太郎虽然成功架住了绪方的刀,但是因力量不如绪方的缘故,紧攥着手中的刀踉踉跄跄地后退了数步。
反观绪方——屹然不动。
宗太郎还没完全站稳,绪方的追击便来了。
这次朝宗太郎砍来的,是绪方的胁差。
胁差割破空气,朝宗太郎迎头斩来,宗太郎的双臂因为刚才硬接了绪方的攻击的缘故而还在酸麻着。但宗太郎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紧咬牙关,依靠着蛮力,强迫自己握紧手中的胁差,朝绪方劈来的刀迎去。
此次绪方只用独臂单刀发动攻击,所以威力并不及他刚才的那记双刀连斩,因此宗太郎全力以赴的话,倒还是能招架住绪方一把刀的攻击。
然而——宗太郎刚架开绪方的胁差,绪方右手中的打刀便来了。
打刀的刀路与刚才胁差的刀路完全不同。
绪方刚才的胁差是自左下向右上砍去。
夏雨安橋 明橋之夏
而现在的打刀是自右上向左下斩来。
方向截然不同的两道攻击,令宗太郎只能急急忙忙地调整自己的架势与手中的刀所冲着的方向。
再一次成功地架开绪方的打刀,宗太郎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绪方的胁差便又来了……
绪方就这样不断挥舞着双刀,从各个方向对宗太郎发动着连绵不绝的斩击。
宗太郎一开始还能勉强应付,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与体力的下滑,宗太郎渐渐乱了自己的节奏,面对绪方这连绵不绝的双刀连斩,他不仅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连招架之力都在渐渐失去……
心中自知自己再这样下去定必败无疑后,宗太郎咬了咬牙,脸上浮现出一抹狠色。
他决定放弃这种一昧的防御。
找准时机,以一次进攻来扭转战局。
宗太郎死死地盯着绪方双手中的刀,寻找着最适合进行反攻的战记。
铛!
又一次地挡开绪方的打刀后,宗太郎的眼中迸射出道道寒光。
天才狂小姐
此时的绪方打刀刚被架开,胁差则还没来得朝宗太郎斩来——是展开反击的最佳时候!
若是再拖下去,自己只怕会再没有余力来招架绪方的攻击了,因此宗太郎不做任何的犹豫,双足在地面上紧紧踩实,力量自双足传到腰部,再由腰部传到双臂,将浑身的力气集中在双臂后,对准绪方的胸口来了一记凌厉至极的直刺!
宗太郎使出的,正是他们不知火流忍术中的刺杀术。
宗太郎所刺出的刀,又快又狠,多年来对不知火流忍术的锻炼,以及多年的刺杀所培养出来的经验,令宗太郎仅用眼睛来看,就能大致判断出绪方的心脏大概在什么地方。
所以他有十足的把握——若是能命中绪方的话,定能将绪方的心脏刺穿!
当然,这一切事情所发生的前提是:他的刀能够刺中绪方。
面对宗太郎刺来的刀,绪方不慌也不乱。
因为——宗太郎的这记刺击在外人看来可能很快。
但在绪方看来——也就那样吧。
在使用源之呼吸后,被临时提升到10点的反射神经,令绪方得以十分轻松地看清宗太郎的刀路。
使用垫步,灵敏地闪到宗太郎的右侧。
随着绪方的闪避,宗太郎的这柄胁差自然而然是刺空了。
绪方并没有给宗太郎把刀收回去的机会。
非常进化战 顽古
冷君独宠后
趁着宗太郎还没把刀给收回去、右臂仍然处于打直的状态中时,绪方挺起左手的胁差,直接刺穿宗太郎的右小臂。
“啊啊啊啊啊啊啊——!”
右小臂被自右向左直接刺穿,令宗太郎发出痛苦的哀嚎。
而在下一瞬,宗太郎的哀嚎直接升级了。
窃明 大爆炸(灰熊猫)
因为——用胁差刺穿宗太郎的右臂后,绪方直接一挥右手的打刀,将宗太郎的右手自手肘处齐根斩断。
随着“啪嗒”的一声响,宗太郎他那仍旧握着胁差的右手臂掉落在地。
至于宗太郎则一边发出着声嘶力竭的哀嚎,一边满脸痛苦地跪倒在地。
右臂传来的剧痛令宗太郎的身体不断痉挛着,连站起来的余力都不剩了。
谍战精英
香蜜沈沈燼如霜 電線
然而就算他还能站起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毕竟——双臂健全的他都不是绪方的对手,被绪方斩去一臂后,又怎可能反败为胜呢。
绪方瞥了一眼匍匐在地上、不断发出哀嚎的宗太郎。
然后默不作声地将手中双刀的刀身上所附着的血甩去,然后收刀回鞘。
“嗯?”一直在旁边观战的间宫挑了挑眉,“绪方君,你不杀了他吗?”
“我本来是想直接杀了他的。”绪方轻声道,“但我想了想——还是将他留给那些被他伤害过的那些人去慢慢处理比较好。”
“相比起我,他们应该更想亲手料理了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