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9yz8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愛下-第一百七十二章 突然被圍熱推-miri4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那怎么办,要报官吗?”丁潇潇问道。
丁一并不知道他们刚才还经历了这么一番凶险,赶紧说道:“报官我去吧,我腿脚快。”
柳曦城看了看车厢里的城主,微微摇头:“现在报官,城主这个情况就瞒不住了。”
輪回艷福行
丁潇潇赞同的点了点头:“不错,上次在城主府,我们也是遇到这群人的袭击。要是想报官,当时就查了。我觉得,城主应该有自己的安排,我们先等等看吧。”
夜封门
“郡主,你如何能确认,城主府里你们遇袭和这次是同一拨人动的手?”柳曦城问道,“您看到了偷袭的人了吗?”
丁潇潇坚定的给出了自己的见解:“我在西归城树敌是有可能,但是招惹那么多仇家,不应该吧。”
她见柳曦城若有所思的模样,一时间也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幕后主使,究竟知不知情。
傍晚,屈雍依旧平躺在柳曦城的医馆里,手腕上绑了夹板,后脖梗的针也已经拔掉,但是人始终没有清醒,一直沉沉睡着。
“以前也是这样吗?我记得拔掉银针之后,他很快就会醒过来呀。”丁潇潇问道。
柳曦城又做了一次检查,之后也是一脸茫然:“您之前说城主这一次发病和以前有所不同,是什么地方不同,能详细的说一下吗?”
丁潇潇想了想道:“就是感觉不同以前,以前他发病之前都会有一个征兆,或者是忽然失去意识或者是受了什么刺激,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忽然间就换了一个人。”
她又仔细回忆了让自己感觉别扭的几个场景,之后说道:“而且以前他发病之后几乎不和人沟通,只是乱杀乱砍?但是这一次他好像更有逻辑了一些,说的话,前因后果也不混乱,像是一个正常人,只是变成了另一个人。”
設局高手之騙術真相
听完这段话,柳曦城狠狠叹了口气:“如此看来,病症确实是又加重了。小的时候城主发病都是在晚上睡梦当中,忽然之间跳起来又喊又叫,谁劝也停不下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在白天清醒的时候也会发病,病症和梦游很类似,说着一些我们都听不懂的话。直到不控制,就会伤人。”
丁潇潇看了看在榻上睡的极其安稳的屈雍,担心问道:“那像这次一样,拔了针之后这么长时间都不清醒,以前也有过吗?”
我的女友會武功
柳曦城摇了摇头:“从来没有过。”
丁潇潇突然想到,自己刚才选择剧情走向的时候,选择了“生离”。
莫非,这就是生离的方式吗?!
她全身一麻,猛然间倒退了一步。
“郡主您先别急,虽然城主一直没有清醒,但是我看过他的脉相都很正常。”柳曦城见她脸色惨白,开口劝道。
“城主是跟着我跑出来的,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夫人不灭了我……”丁潇潇喃喃自语道。
见她在担心这件事情,柳曦城反倒是松了口气:“这您就不用担心了,老夫人比我们更害怕这件事情被曝光出来,所以他是不会因为此事来追究郡主您的。”
二人的讨论还没有结束,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纷扰。紧接着,纪程一脸紧张的推门进来,对着二人拱了拱手说道:“郡主,师父。外面出事了。”
丁潇潇没有想到,老夫人的眼线居然那么快已经找到了这里,有些紧张的问道:“上一个发现城主秘密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纪程看了看谁在榻上的城主,一时没明白郡主的意思,继续说道:“就在刚才满街都是护城军,他们要求所有的店铺全部停止营业,从现在开始全城戒严。”
柳曦城沉吟了一下问道:“哪位将军来通传的,可有说明是什么原因?”
纪程并不认识护城军的将领,顿了顿说道:“具体是哪位将军我就不清楚了,来的都是当兵的,态度非常蛮横,连解释也不听,还将大堂里所有的病人都赶了出去。”
別再說舊時光 壹只泡菜
“那就不会是临邑了……”柳曦城分析道,“全城戒严,也没说理由?”
纪程摇摇头:“什么都没说,只是说全城戒严,把所有的病人都赶走了,然后就将咱们的门封上了。外面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大家都出不去,只是听他们说封城了。”
前脚遇袭,紧接着就封城,这两件事必有联系。
柳曦城走到窗边,将木窗微微掀开一条缝,向外看了一下。
外面的街道上密密麻麻站了不少护城军,为首的人听见二楼轻微响动,立刻抬头看过来。
柳曦城侧身闪过,不知道有没有被对方看见,片刻之后,金将军从道路另一侧走过来,为首的男子立刻迎上去,指着二楼的窗户,和金将军低语了几句,之后二人便一起抬头望向二楼的窗口。
柳曦城眉头大皱说道:“是冲着城主来的,这里不能呆了,必须立刻走。”
虽然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丁潇潇明显感觉到危险来临,整个人都跟着紧张了起来。
“走?师父,外面全是兵丁,我们怎么走?”
见孩子紧张起来,柳曦城反而笑了。
“让你送郡主和城主离开,你敢不敢?”
人偶 藤萍
蜜戀情深:冷少的爆萌嬌妻 瑤渺
纪程挺直腰板说道:“敢!当然敢。可是……”
应承下来之后,他突然意识到,这出逃名单里,似乎少了个同样重要的人。
“师父您不走吗?”
丁潇潇也看着柳曦城,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别这么看着我啊,搞的生离死别似的。”柳曦城笑道,“我一个大夫,他们不会拿我如何的,你们走了,我就安全了。”
这话说的轻松,分明就是垫后的意思。想起自己刚才还怀疑他,丁潇潇心里止不住的懊悔。
信不过任何人,也不该信不过他的。
这是柳曦城啊,温润如玉爽朗如星的柳曦城啊。
“要走一起走!”丁潇潇说道。
一楼传来砸门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学徒冲上来,神色匆匆的说:“掌柜的!有兵家来……”
梅夫人的生存日记
柳曦城看了纪程一眼:“你知道怎么走。”
從今天開始當神豪
之后出门迎着学徒一脸惊恐的神情低声呵斥:“慌里慌张像什么样子!随我去看看。”
脚步声渐远,丁潇潇却分明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