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xax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戰錘神座 txt-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苟思特智誘維克馬,弗雷德縱論凡尼亞相伴-q5kr9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赫尔曼-苟思特的外貌看起来比起亡灵法师来说,更像个丧尸,他全身都是灰白色,身上布满着尸斑和亡灵魔法的血红色细线,他将自己裹在一个非常破烂的黑色袍子里面,灰白色的眉毛和脸,使得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活人。
归一 风御九秋
苟思特是坦普尔霍夫五兄弟中的最后一人,他和他父亲一样,是个兽医,平时专门负责给牛羊鸡鸭狗驴等牲畜看病,也因此常常被要求离开村庄去别的村落行医,这位年轻人自此爱上了冒险,并特别喜欢听各种传说故事。
在几趟冒险之后,苟思特在又一次行医后返回家中,却发现,自己的父亲和兄弟们都已经染上了瘟疫病倒在床榻上,奄奄一息,将不久于人世,赫尔曼-苟思特悲恸又惊惧,他尝试了一切办法也无法治愈瘟疫,相反,他最后自己也感染上了瘟疫,并在冥冥之中听到了一个慈祥如老父亲般的声音,鼓励他拥抱生命,拥抱真正的永恒。
仙录帝忆
如果苟思特是个普通平民,没准他也就接受了,但他偏偏是个有大量冒险和行医经验的兽医,见到亲人如此,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向瘟疫屈服,而是突然想起了就在南方希尔凡尼亚的吸血鬼传说,弗拉德-冯-卡斯坦因的故事。
众所周知,在弗拉德-冯-卡斯坦因通过合理合法的手段(指迎娶希尔凡尼亚选帝侯奥托的女儿伊莎贝拉)夺取了选帝侯的爵位之后,数百年来弗拉德将希尔凡尼亚治理得井井有条并兴旺发达,尽管平民们很疑惑为什么选帝侯总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接任,但看在日子过得还好的份上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美女之貼身邪少
可这种谎言中终究有戳破的一天,纵使强者和贵族老爷的寿命确实比平民长很多,可即便是圣域强者,也都不会活过220-230岁,只有得到湖中仙女圣杯赐福的圣域大圣杯们才有机会活到300岁以上,如初代圣杯骑士席尔鲁夫活到了350岁,当一位80岁的超高寿老奶奶告诉所有人,她奶奶的奶奶开始记事的时候弗拉德就已经统治希尔凡尼亚几十年这个消息时,弗拉德终于隐瞒不下去了。
帝国官方所有人都开始怀疑弗拉德的身份并开始调查,吸血鬼战争开始。
很多人听到这个故事大多数感叹原来吸血鬼不是传说,但苟思特从其中掌握到的信息则是亡灵巫术能够让死人复活,而在伊莎贝拉感染瘟疫垂死的时候也是弗拉德救活了她。
这就够了,苟思特开始潜心研究亡灵魔法,试图复活他的父亲和兄弟们。
复活还没影的事,他的事情就已经在村民中传播并引来了猎魔人阿尔贝里希-冯-科登,为了逃避冯-科登之审判,苟思特跳入附近一个瘟疫尸坑中装死,然后在夜色掩护下将亲人遗体放到一对饿牛牵引的腐朽马车上,驾驶它逃入了希尔凡尼亚。
说不上运气好还是不好,苟思特正巧撞上了曼弗雷德-冯-卡斯坦因,最后的吸血鬼伯爵惊讶于居然有人来希尔凡尼亚送死,但他很快就体会到了苟思特的悲愤绝望和疯狂。
一个好苗子!曼弗雷德很高兴,他没有杀死苟思特而且还教授他亡灵魔法,还送给了他一本范-海尔家族的亡灵魔法书《诅咒之书》。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苟思特将率领一支亡灵军团前往诱敌,曼弗雷德下令,只准败,不准胜,务必要让维克马大主教尝到一鼓作气击败亡灵的希望,这样,圣战军才会第一时间进入希尔凡尼亚,和他与阿克汉的联军作战!
曼弗雷德了解维克马的性格,了解他的用兵方式,他一定会来的,一定。
想到这里,曼光头就快乐地想笑,他赶紧想找人发泄一下他的快乐,而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即去找正在被囚禁的小女王艾丽萨拉,高精小女王已经被关了差不多一年时间了,她现在寡言少语,平时一有时间就吟唱着一首古老的精灵帝国歌谣,曼弗雷德不知道那是什么,有什么用,他一度想把小女王的舌头割了让她闭嘴。
無上血脈 愛吃白菜
这个举动被阿克汉阻止了,巫妖王告诉曼弗雷德要尽快,纳伽什之杖还陷在布列塔尼亚的拉-梅森内尔修道院之内,抓到维克马之后,阿克汉还要立即直取修道院,夺取纳伽什之杖。
曼弗雷德鄙视阿克汉这头忠犬,吸血鬼伯爵依然在思考他能从死灵之主的复活中得到什么。
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抓捕大主教,维克马身上的查理曼之血,是让死灵之主复苏的关键。
…………我是查理曼之血的分割线…………
給末世的自己發qq
帝国历2522年4月中旬,威森领,帝国军队大营。
如努尔军工厂的钢铁和轴承一般坚固顽强的黑石守卫们排成两排,正在大营之中站岗,身上颜色鲜亮半身板甲和统一装备长管符文火铳的努尔铁甲军刚刚起床正在晨练,外围则是数个硬盘,努尔和威森领的数个军团正在此地扎营,初春了,天气还是非常寒冷,大早上地就一股子寒意袭来。
大清早,天都还没亮,弗雷德里克就已经起床了,男爵首先是锤炼自己的武技,他最擅长使用长戟和剑盾,在练得满头是汗之后,又开始锻炼自己的魔法。
弗雷德里克的魔法和德文希尔不同,德文希尔的魔法是光明系和天堂系,基本上都是由莉莉丝妈妈和莫吉安娜阿姨亲自传授,而弗雷德里克不同,他掌握的是金属系和死亡系魔法,前者由盖尔特教导,后者则是由墓园玫瑰埃尔斯佩斯-冯-德拉肯教导。
强化巩固和记忆完魔法之后,弗雷还饶有兴致地打了十发靶,然后才返回大营,准备吃早餐。
这一段时间,我们的努尔男爵可以说是一路征战,整个威森领从北打到南,再从南打到北。
网游之幻世传奇 蓝夜
男爵首先要解决的是肆虐灰色山脉南端的绿皮部落,战争弥漫在空气中,像野火一样在大地上蔓延,每一片地平线都升起了浓烟,食腐鸟呈云状在低空盘旋,期待着屠戮。随着每一阵强风的吹拂,暴力的承诺越飘越远,欧克兽人和地精大量聚拢,准备迎接一个新的血腥时代。
威森领告急,作为努尔和威森领最重要铁矿出场地的道滕巴赫被绿皮包围!
消息传到努尔,弗雷德里克力排众议,亲自率领努尔军南下救援,由于反应相当快,威森领人对努尔人的印象大为改观,他们的男爵相貌英俊,言谈幽默,性格豁达,能接受别人的意见,善于使用人才,因此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争相前来投奔,尽心尽力,出钱出人,乐意为弗雷德里克效死。
弗雷德里克出城时才五千多人,到临近道滕巴赫时已经坐拥两万之众。
男爵在他新任副将和军事顾问,战争女神教会“北方雄鹰”诺艾尔-冯-阿斯科特-马格里特的帮助之下去芜存菁,留下一万两千多军队,靠近道滕巴赫,亲自朝着围城的绿皮军队发起了冲锋。
生活在秦時的日子
在战斗中,所有人都看到他们的男爵于乱军之中亲自杀入敌阵,在黑石守卫和努尔铁甲军的保护之下冲到兽人军阀夸布纳兹-石牙的面前,直接和欧克兽人军阀开始了单挑,帝国军见到他们的男爵亲临前线而且冲得最猛,士气暴涨,本就有人数优势和质量优势的努尔威森军队很快击破了绿皮大军,并将其赶进山脉中,这场单挑也以未分胜负告终,欧克兽人军阀在慌乱中撤退并扯着嗓子高喊臭虾米你给俺等着,俺还会回来的。
弗雷德里克笑着一挥手就是一个金属系法术黄金猎犬将绿皮军阀控制住:“不用了,就现在吧。”
然后火枪手和铁甲军们上来一轮齐射直接把绿皮军阀打成了筛子。
不讲武德的男爵刚刚解开道滕巴赫之围,马上又得知威森堡发生了叛乱,奸奇信徒和纳垢信徒勾结在了一起,弗雷德里克当机立断再次急行军返回威森堡在黑玫瑰卫队的帮助下平定了叛乱,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城外本打算里应外合的野兽人战团出现攻城,弗雷德里克立即亲率军队出城迎击,一鼓作气打退数千野兽人,终于让威森领暂时平静了下来。
完美殿下
都市小獸神 純潔的地瓜
当弗雷德里克晨练完回来之后,美丽的少女诺艾尔已经站在大营里面等他了,她熟练地从热水中取出毛巾,并为弗雷德里克解下盔甲,看着男爵额头上都是汗水,少女透亮的碧色大眼睛里面满是玩味,紫灰色的及肩长发微微摆动,即使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她耳边火红色的玫瑰花永远绽放着:“回来了?”
“嗯。”弗雷德里克叹了口气,男爵看了一眼身穿着红白黑配色女仆装的诺艾尔,没有说什么,他简单地说道:“有新的消息传来么?”
“有,圣战军在坦普尔霍夫击败了亡灵军队,消灭了数千亡灵军,维克马大主教见状立即追击,已经进入了希尔凡尼亚境内。”诺艾尔取出了一份新的军报,递给弗雷德里克:“我的男爵,要我说,你还不错,我很多次以为我要亲自出手了。”
“那你觉得我比起父亲来怎么样?”弗雷德里克听到这话立即来劲了,男爵得意洋洋地挺起了胸膛。
“那还差得远。”诺艾尔笑嘻嘻地摇头:“实际上,如果不是你父亲身边人太多了,我也不会来找你。”
豪門奇緣:我的冥婚老公
“哼!”弗雷德里克被当头一棒打得头昏眼花,男爵暗骂了一句该死的湖中女士和苏莉亚王后,然后拆开了军报。
才看了几眼,相貌非常英俊的弗雷德里克脸就皱得跟菊花一样:“乘胜追击也就罢了,我的大主教啊,他这是打算干什么?他打算以米卡尔斯多夫多跳板,直取德拉肯霍夫城堡?他以为曼弗雷德-冯-卡斯坦因不堪一击,想要一鼓作气解决希尔凡尼亚全境?现在马吕斯阁下和盖尔特叔叔的军队还都在路上,他手上就12000人,吞得下么?”
“如此急于进军,东进希尔凡尼亚腹地,必定形成孤军深入之势!”弗雷德里克气得将军报扔在了桌子上。
“不过维克马大主教这样做也并非没有道理,首先是后勤的压力,希尔凡尼亚附近根本没有任何补给来源,时间一长成本飙升,然后是在诅咒之地长时间作战并不合适,亡灵数量只会变多,而人类军队每一天都在饱受折磨。”诺艾尔将自己的秀发挽到耳朵后面,她优雅地走到弗雷德里克身边,拿起军报,轻声分析道:“再者,打亡灵,确实要乘胜追击,一鼓作气,这是从吸血鬼战争中得来的宝贵经验,最后的最后,维克马冕下此时正好以一场胜利名声大噪,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赶紧派人送信,告诉维克马冕下,曼弗雷德正看出他军力不足,后路空虚,诱敌深入啊!”弗雷德里克着急地说道,男爵拿出一根手指点在了地图上,圣战军现在就是一条直线进军。
“他必不听,首先你是个毛孩子,嘴边的绒毛都没褪去,连选帝侯都不是,你的话怎么可能有分量?换成卡尔-弗朗茨来说差不多,再者,就算是卡尔-弗朗茨来说,他也不会接受,他不愿意和马吕斯或者盖尔特分享功劳,他要独建奇功,就像当时的大主教柯特三世和斯提尔领选帝侯马丁亲王那样,毕其功于一役!”诺艾尔淡淡地说道。
“哎!大主教和他的希尔凡尼亚圣战军,败亡无日啦!”弗雷德里克叹气着摇头:“只希望盖尔特叔叔和马吕斯阁下的军队能够尽快赶到,该死,阿尔弗雷德叔叔还在圣战军里面呢!”
“你也不要太过悲观,圣战军包括了正义教会的精锐,还有魔法学院的光明巫师和大群猎魔人,维克马大主教身上的信仰之力对于亡灵的伤害也是致命的。”诺艾尔劝道:“没有那么容易失败的,只要能够坚持住,等到援军抵达,自然可以反败为胜,再不行,坚守总是做得到,伊凡公爵一队半狮鹫骑士和队长里希特-维斯蒙德也已经很靠近了,还有金特莱的瑞克禁卫。”
“你就不能够插手么?”弗雷德里克还是不满意。
“我不能够随意插手凡间事务,尤其是这场圣战不是以我之名发动的,相比之下,我的男爵,你还是先顾好努尔这边吧,这座城市是帝国的工业心脏,如果努尔出了问题,帝国60-70%的火器都要断供,那才是灾难。”诺艾尔摇头。
“艾丽萨拉都被抓一年多了。”弗雷德里克咬着牙:“要不是妈妈坚决不答应,我应该也在圣战军之中,去救她了。”
“那曼弗雷德会很高兴,他会多一个上好的俘虏。”诺艾尔闻言,语气转为淡淡的讥讽味道:“你以为你是谁?你现在的实力连一头冯-卡斯坦因家族的血裔都打不过,还圣战呢。”
德文希尔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最后只能颓然地坐下:“可恶、”
“努尔威森这边我分不开身,现在只能希望一切顺利,圣战军能够救出艾丽萨拉了,否则,事情就真的麻烦了。”